您的位置  英语考试  英语六级

鲁南制药宫斗新剧情:前董事长之女参战 千万股份待解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10-08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董事长大战三大元老。

  从地方衰落国企到中国医药工业百强,在前任董事长赵志全的带领下,鲁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鲁南制药)焕然新生。然而,在他去世后,鲁南制药持续两年的“内斗”仍在上演新剧情。

  近日,据齐鲁晚报报道,位于费县经济开发区的鲁南制药集团新时代药业现代中药产业化项目现场一片忙碌,建筑面积5000多平方米的中试楼已经封顶,共有12处基建工程正在施工。另外,鲁南制药的“千亿梦”再被提及。

  据报道,从2019年开始,董事长张贵民就在各种场合为鲁南制药未来十年的发展立下规划蓝图:成为一家千亿级企业。

  张贵民的“鲁南千亿梦”被一场全日持久的内斗所阻挠。9月10日,由董事会召集的鲁南制药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在临沂召开。蹊跷的是,就在三天前的9月7日,另一场临时股东大会在鲁南制药总部举行,该场会议的召集人是鲁南制药监事会。

  4天2场临时股东大会,这家“中国医药工业百强企业”近年来内部争斗仍未平息。据报道,在9月10日的股东大会上,日程中共有十项议案,其中有多项议案涉及撤销公司党委书记张贵民名下持有对公司各类股东的代持并对张贵民任职期间的经济责任进行全面专项审计。

  张贵民是赵志全一手培养起来的接班人。据报道,1993年福州大学毕业后进入鲁南制药,从车间干起,一直负责产品研发。赵志全“托孤”时,张贵民时任鲁南制药副总经理,与创业时的元老相比,他还是小字辈。

  事实上,自2017年3月以来,张则平、李冠忠与王步强3位鲁南制药董事会元老被张贵民方面拒绝进入公司办公,虽然临沂市政府也曾出面调停,但僵局依然未解。如今,这场战役又有了新剧情,鲁南制药前任董事长赵志全之女赵龙的参与,或让这场鲁南制药控制权之争的大戏变成三方角逐。

  据每经网报道,一位鲁南制药社会股东代表表示,鲁南制药的董事会已经失去对现任管理层的有效管理和监督,近几年鲁南制药的全面生产经营活动和各项财务收支均处在无审议、无决议、无监督的“非法运行”状态,长期如此,鲁南制药的全体股东利益将无法得到保障,更对公司健康长远发展和规划产生非常大的负面作用。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时间财经表示,内斗有百害而无一利。长期的内耗肯定会影响到企业的经营与品牌建设,这暴露出鲁南制药管理层的利益纠葛、矛盾重重,不但严重消耗内部的‘战斗力’,将会对公司的发展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甚至威胁到公司的生存。

  时间财经就此事联系鲁南制药,鲁南制药客服不予转接并告知相关邮箱。时间财经将相关问题发送至邮箱,截至发稿,尚无回复。

  前董事长之女参战

  张贵民与鲁南制药董事会元老激战正酣,又冒出来一位前董事长之女赵龙前来参战,就目前看,赵龙似乎成为第三股争夺的力量。

  先看前后时隔不到3天的股东大会,据《齐鲁晚报》报道称,9月7日,鲁南制药了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召开,94名股东代表(委托人)参加会议。监事会主席朱兵峰主持会议,监事苏瑞强宣读《关于公司利润分配的方案》。经投票表决,大会通过了利润分配方案。

  鲁南制药董事会对此并不认可,身为董事会元老之一的王步强对媒体表示,正常情况下,利润分配方案应由董事会制定,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监事会无权制定利润分配方案,他认为9月7日临时股东大会的召集程序也不符合公司章程和股东大会议事规则的规定。

  王步强还称:“在董事会正在履行召集程序期间,监事会违反公司章程和股东大会议事规则,强行绕开董事会召集了临时股东大会。”

  值得注意的是,赵志全之女赵龙却前来搅局。据财联社报道,赵龙参加了9月7日在鲁南制药监事会召开的股东大会。而持有鲁南制药25.7%股份的外资股东授权的代理人却被监事会以授权书未经公证为由挡在了其召开的股东大会门外。

  据媒体获取的相关文件显示,赵志全妻子、赵龙之母龙广霞于8月27日在《关于提请增加鲁南制药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临时提案的函》中,提到了董事会与监事会的换届人选。其中,对于董事会换届,除了保留张贵民、张理星,替换人选为王义忠、谢宇和赵龙。

  颇为尴尬的是,据每经网报道,知情人士透露,龙广霞提案中被提名的4名董事候选人和两名监事候选人都分别致函,拒绝作为赵龙等联名中小股东的董事和监事候选人,均请求撤回对其的提名。面对召开时间不同的两场股东会,着急前往美国的赵龙参加了9月7日的“鲁南制药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3天后,由董事会召集的会议也如期举行。

  张贵民和张理星在于8月29日向监事会递交的紧急催请函中认为:临时股东大会无权直接审议董事会和监事会换届事项,而且目前状况下进行董事会和监事会换届选举将不利于公司的稳定和持续发展。另外,提请人所提的该项提案违反《公司法》、《公司章程》和《股东大会议事规则》的规定,且有损公司和广大股东的权益。

  1600万股份待解

  30年前的鲁南制药,仍是一个濒临倒闭、净资产只有19万元的小工厂,在赵志全的带领下,“小工厂”目前已发展成为拥有职工1万多人、净资产60亿元、年缴税8亿元的现代化制药集团公司。

  随着赵志全的去世,赵志全的一生心血陷入“内斗”之中。2017年3月份,鲁南制药董事会成员之间的公开内讧让这家百亿药企陷入尴尬的公司治理僵局。

  鲁南制药从“四长老”要求罢免现任董事长张贵民起,“四长老”被免职、“四长老”召开临时董事会罢免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到张贵民通知召开董事会等一系列剧情,中间还穿插着前任董事长之女的“出手”以及“四长老”之一的“反水”,可谓是跌宕起伏。

  鲁南制药董事会共有五名董事。2017年3月2日,鲁南制药集团副总张则平、李冠忠、张理星以及集团副总兼总会计师王步强“四长老”发动“政变”,要求召开董事会罢免鲁南制药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张贵民的职务。据悉,前4人是跟随赵志全打天下的老员工,张贵民则是赵志全一手指定的接班人,他们五人也组成了鲁南制药目前的董事会。

  后来,张理星与张贵民统一了战线,张理星发布声明称,“当时张则平、李冠忠、王步强三人皆在该办公室里,王步强副总经理向我陈述张贵民担任董事长、总经理以来存在的工作失误,提出罢免其一切职务的提案。在向其反复确认该提案已获得龙广霞女士及赵龙支持的前提下,王步强副总经理拿出他们三人早已签字的提案,我盲从他们签了字,且签字前我再次向王步强副总经理确认提案已获得赵龙同意。”

  此后,双方对簿公堂。2017年4月份,鲁南制药董事王步强、张则平、李冠忠向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被告一张贵民在未召开董事会会议、未提请董事会表决、亦未作出董事会决议的情况下,以被告二鲁南制药公司的名义违法作出的免职决定,违反了《鲁南制药公司章程》的规定,僭越了应由董事会行使的职权,上述免职决定自始不发生法律效力。

  另外,鲁南制药仍有1600多万储备股份待解。工商资料显示,鲁南制药目前的股东主要有三类,分别是社会个人股(占比48.08%)、内部职工股(占比26.22%)、安德森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德森公司)(占比25.70%)。

  王步强对媒体表示,“除了外资股(安德森公司持有),社会个人股和内部职工股,只有工商登记上是这个数,但是谁持有的哪一块,界定并不清楚。”

  2018年8月10日,社会股东向临沂市委、市政府发出请求参与和协助处理鲁南制药内斗的公开函。相关主要领导与社会股东代表3人进行了座谈。2018年9月7日,社会股东联盟小组请求临沂市委和市政府参与和协助处理鲁南制药事件,10月18日社会股东请求临沂市委、市政府托管自持股。

  据新京报报道,鲁南制药最初的大股东是国有股份。当时企业资金紧张,国有股卖给外资。“后来外资股东一直排斥赵志全,争斗不断。为此公司出资购买,委托代持这部分25.7%的外资股。”王步强表示,“没有大股东做定盘星。董事长也不能谁抢了就是谁,要按照规定和制度。”赵龙始终认为这部分股权属于她,针对这部分外资股权的隶属,赵龙已经起诉。

  2018年12月10日召开的临时董事会会议,6名社会股东代表列席会议。他们再次提出“明晰股权,依法处置自持股,消除违法违规的股份代持现象。希望市政府强力介入帮助解决鲁南制药内乱”。

  在一位社会股东代表看来,“应该在政府的监督下依法公正公平地转让1600多万股自持股,消除违法自持行为,为公司依法治理和稳定发展奠定基础。”

  这场迟迟未决的宫斗还在继续,最受伤的还是企业本身。

  雪上加霜的是,长春长生疫苗事件之后,一名员工实名举报鲁南制药下属公司贝特公司涉嫌违规共线生产。山东省食药监局委托临沂市食药监局检查,鲁南制药十八车间停产整顿一个月。

  质量管理部直属总经理领导,质量管理人必须向总经理汇报。鲁南制药的一位高管称,“每一批产品放行必须质量受权人进行签字。”这件事的主要责任人已经被约谈。

  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公开表示,权力斗争,上层往往无心于经营,下面也心惊胆战。上面团队必须要和下面团结,不团结的话企业就是停滞状态,因为上面也没有明确的指导,下面也不知道怎么干。内斗最终伤的是企业。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